0086互动网--营口互动信息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本地资讯栏目首页 “龙凤杯” > 参赛稿件记忆中挥之不去的身影

记忆中挥之不去的身影

  • 2015/4/17 14:49:50
  • 来源:
  • 编辑:吴晗
  • 1709
  • 0
  • 0

记忆中挥之不去的身影

作者:吴晗

 

记忆之中有一个挥之不去的身影,一位和蔼的老人弯着腰佝偻着背徘徊在自家的院中,在她的慈祥面庞上刻画几条深深的皱纹,记录着岁月流逝的痕迹,我仿佛就站在门口看着她,看着她向我走来,当我想要去靠近她时那身影却开始模糊了。

我曾无数次的去回想,在记忆之中去探寻外祖母的点点滴滴,我越来越发现我对外祖母的回忆与我童年编织成了一张网,网住了我儿时的美好时光,而且已经牢牢的拴在了我记忆的河流中。

依然记得我小的时候外祖母带着我和表弟在自家的菜园中抓蚂蚱,采摘西红柿,黄瓜,茄子等一篮子蔬菜。然后在晚上外祖母就会将这些蔬菜炖在一起,我们吃的格外香甜。在晚上我们会陪着外祖母做在门前的大树下乘凉,一边吹着外祖母用树皮做的哨子一边数着夜空中的星星,冬天下过雪后,我们会随着外祖母到院子中,她扫着庭院中的雪,我们在一旁堆雪人。尽管小时候外祖母家生活并不富裕,但她还是会时常给我们买上一些水果零食。我和表弟会将这些零食收藏起来,看谁吃的时间长,尤其是到了过年的时候,我们会将外祖母买的糖果一直保留着,甚至过了正月还会剩一部分,后来外祖母家里有了一件宝贝,一位住在城里的亲戚送的一台彩色电视机,在那个黑白电视机都未普及的年代,这真是一件稀罕物。我和表弟都如获至宝,每天都在看,即使是广告也看的不亦乐乎,那时农村生活拮据,每家都尽量的去节省电费,但她老人家却从未去禁止我们看电视。

在农村每家每户都有着做不完的农活,但是外祖母却从不让孩子去做,对待儿女是这样,对待我们也是如此。过去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外祖母的腰总是弯着,背总是佝偻着。现在我明白了,是因为在那个贫穷的年代,为了家庭的生活,为了儿女能吃饱穿暖,被生活的重担压弯的。

当我上了学之后,总是特别的盼望着假期的来临,这样就可以到外祖母家继续过着快乐的时光了。可是后来,母亲为了能让我能有机会接受更好的教育,就将家搬到的城里。母亲曾对我说当外祖母听到我们家要到更远的城里的时候,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流泪。虽然到外祖母家的路程只是从原来的几十分钟到了两三个小时,但在外祖母看来,这增加的距离仿佛是一道鸿沟,阻断了外祖母的思念。同样是为了孩子,当初外祖母选择将母亲嫁到离家不远的地方,母亲选择将我带到城里,亘古不变的母爱就在这一代又一代间轮回。

表弟小时候很爱哭鼻子,有一点不顺心的事就会哭,有时候舅妈都会失去耐心来哄他。得不到安慰的表弟往往会来到外祖母的房间,外祖母总是会和颜悦色的哄着他,表弟在这温言细语中慢慢的停止哭泣,外祖母的性格之好在村中是出了名的。我的太姥爷,也就是外祖母的父亲是一个脾气古怪的老人。他的晚年在外祖母的家中度过,外祖母时常得忍受老人的无理取闹,母亲时常感慨外祖母是一个吃苦受累的命,操劳了一生,先是为了儿女而后又要照顾老人,之后还要为孙辈劳心费神。

在我搬到城里不到两年外祖母感觉身体不适,到医院一检查结果是尿毒症,这无异于是一个晴天霹雳。为了不让外祖母担心,家人都未告诉她真相,心地单纯的外祖母也没有多想,但是病魔所带来的痛苦却只有她知道,她总是默默的承受,从未向人诉过苦,她却从未表现过一丝的慌张和恐惧。为了不给儿女添麻烦外祖母执意的要回家养病,考虑到住院也于事无补家人就同意了。我很庆幸当初能在医院陪她一段时间,那是我与外祖母相处的最后时光。

之后不到三个月,老家那边突然来了电话,父母都急匆匆的回去了,让我暂住在了邻居家中,我的心中有着一丝的不安,过了几天父亲回来了,我问他外祖母的情况,他略显尴尬的说一切都好了,我心中不安的感觉更强烈了。在我的一再追问下,父亲才告诉我真相。外祖母去世了。那一刻我懂得了人世间的生离死别之痛,一种发自心底的悲伤,世界都变得没有了颜色没有了生气,这种痛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。至今我还为没能见到外祖母的最后一面而感到遗憾,当时老人家怕我年纪小吓到我,没让我回去参加葬礼。过了几天母亲才回来,我永远无法忘记母亲回来时憔悴的面容,和躺在床上时忧伤的背影,曾经的外祖母也经历了同样的痛苦,生者如过客,逝者为归人。这也是悠悠时间长河中人类的无奈与悲哀。我的童年也随着外祖母的离开而逝去了。

再次回去看外祖母时已经是清明节了,还是那个庭院,院内的菜园内空荡荡的仿佛失去了灵魂,更加空荡的是我的内心。门前的大树也已经被砍倒了,留下的树桩上刻画着一圈又一圈的年轮,仿佛记录着这几十年来外祖母所经历的沧桑。操劳一生的外祖母终于能休息了,长眠在了她辛勤耕作了一生的土地下。来到了外祖母的坟前,在坟前默默倾诉心中的万语千言。

经历了萧瑟的深秋,度过了阴暗的寒冬,又到了和煦的春天,四季轮回亘古不变。逝去的过往如村中升起的缕缕炊烟,都随风而消散。昨夜我做了一个梦,梦中的我又回到了童年的时光,我和表弟在一旁捉蚂蚱,外祖母在菜园中摘菜,并对我们说晚饭后带我们到门前的大树下去乘凉,数星星......


自定义html
上一篇:扫墓
下一篇:天堂好吗
赞(0)

网友留言评论

2条评论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声明:频道所载文章、图片、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,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。